吉林银行高管接连被查 增资扩股超百亿能否“满血复活”

吉林银行高管接连被查 增资扩股超百亿能否“满血复活”
《投资者网》宋咏婷
  2020年12月28日,中纪委网站显示,日前,吉林省纪委监委对吉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杨盛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这并不是孤例,此前吉林银行已相继有多位高管被查。2019年7月,吉林银行另一位原副行长王安华被“双开”。2019年11月,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随后,时任该行行长的陈宇龙接任董事长一职。
  新任董事长接任已有一年之久,但从处罚情况来看,吉林银行在风控管理上仍漏洞频出。2020年,吉林银行累计被罚款13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发生张宝祥、王安华等违法案件后,吉林银行也对董监高成员作出了相应的调整。2020年中报显示,吉林银行进行换届选举,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大洗牌。其中,8位董事被替换;11位监事中除了监事长邹积新一人留任,其余10位监事和外部监事全部更换。此外,2020年6月9日,经董事会2020年第二次例会审议通过,同意聘任王立生为吉林银行行长。此番大洗牌后能否为吉林银行带来新气象仍有待验证。
  内控问题未见明显好转
  临近年末,吉林银行再次收到来自监管机构的罚单。2020年12月22日,延边银保监分局公布了一则对吉林银行的处罚信息。公告显示,吉林银行延边分行因用信贷资金直接承接委托贷款,被延边银保监局罚款30万元。同时,分行行长张光华受到警告处分,相关责任人被给予纪律处分。
  一般来说,委托人向银行提出委托贷款申请后,银行需履行审查委托资金来源、借款用途、还款来源等职责。其中,对于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有严格要求。吉林银行官网上对委托贷款业务介绍中明确指出:委托人合法的、可自主支配的资金,均可委托吉林银行发放委托贷款,但是正常经营的流动资金不得办理委托贷款,银行贷款不得办理委托贷款。
  此外,《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也对委托贷款业务有明确的规定。《办法》第十九条指出,商业银行应严格隔离委托贷款业务与自营业务的风险,其中,代借款人垫付资金归还委托贷款,或者用信贷、理财资金直接或间接承接委托贷款便是严禁行为之一。
  此番吉林银行在委托贷款业务上遭罚,不得不让市场对其风控能力产生质疑。《投资者网》就上述业务整改情况等问题向吉林银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据统计,2019年吉林银行共收到来自银保监局的6张罚单,合计被罚130万元。如今,新任董事长陈宇龙接任已有一年之久,但吉林银行似乎仍处于“恢复期”,屡收监管罚单的情况也未见明显好转。2020年以来,该行累计收到来自银保监局的5张罚单,累计受罚135万元,违规事由包括违规涉企服务收费、违规发放关联交易贷款、贷前调查不尽职等。
  资产质量下滑倒逼增资扩股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吉林银行资产质量下滑的隐忧不断显现。
  2017年—2019年,吉林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2%、2.82%和4.31%,呈不断上升趋势。2020年上半年,虽然该行不良贷款率下降1.1个百分点至3.21%,但吉林银行关注类贷款规模较大,未来资产质量仍面临不小的压力。截至6月末,吉林银行关注类贷款余额264.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5%。
  此外,就拨备覆盖率来看, 2017年—2019年,吉林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91.21%、149.92%和102.44%,已连续三年下降。截至今年6月末,拨备覆盖率进一步降至105.61%,远低于监管要求。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对吉林银行2020年的评级报告中指出,吉林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持续下滑,信用风险管理压力加大,贷款拨备对不良贷款的覆盖水平不足,资产减值准备面临较大的计提压力。
  就资本充足水平而言,2017年—2019年吉林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8%、10.7%和11.27%;而同期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65%、14.2%和14.64%。此外,吉林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补充资本迫在眉睫。2019年7月,证监会核准了吉林银行增资扩股的申请。此次增资扩股拟分成三批进行,共募集资金不超过105亿元。
  吉林银行首批增资已于去年完成,共募集资金52.5亿元;第二批增资扩股资金30.1亿元也于2020年6月底足额募集到位,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一级资本。据了解,第二批增资完成后,吉林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约1个百分点,可支持新增信贷投放约360亿元。
  此外,吉林银行官网显示,第三批增资扩股拟发行股份不超过6.4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22.4亿元,计划于2020年底前募集到位。截至2020年9月30日,吉林银行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上升至11.41%和10.59%。
  早在2014年吉林银行便提出三年上市计划,此后却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在2018年年报的公司简介中,吉林银行将战略目标定为成为全国具有较强影响力综合性上市金融集团。不过随着近年来多名高管相继落马,吉林银行元气大伤,离上市之路还要走多久?《投资者网》就此次增资的进展以及上市计划等问题向吉林银行求证,未获得对方有效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8月14日,银保监会官网信息显示,吉林银行行长王立生的任职资格已获核准批复。在以陈宇龙为董事长、王立生为行长的新任领导班子的带领下,未来吉林银行在提高资产质量和风控能力等方面的表现如何?市场各方正拭目以待。(思维财经出品)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潘翘楚